>>   課改動態   >>
“第三種力量”探路新課改的“最后一公里”
時間: 2014/5/6 8:56:54 來自: 中國教育新聞網—中國教育報 閱讀: 5735   評論: 0

  

孫萬帥 繪

  一線工作者感到迷茫的是“最后一公里”怎么走,相互學習、互相借鑒,是大家目前能找到的最好方式。非官方、非機構的自組織,當前已經形成了課改、教研的“第三種力量”,正悄然推動著區域教育的發展。

  日前,來自江蘇、四川、浙江的50多位區縣教育局長或校長,聚首在江蘇省淮安市徐陽中學的教室,參加由蘇派課改聯盟舉辦的年度校長論壇。進課堂,跟班走,看改革,是這個聯盟每次聚會必須有的“節目”。要說這些校長們日日耕耘在校園,為什么一進到別人家的“地”里,還有那么強烈的新鮮感而且態度那么認真?“我們就是來學人家怎么改的!”

  不經意間,這類聯盟、集群、共同體等等的自發研究課改的組織,近年來在學校間、區域間蓬勃生長。就在這個聯盟活動的同時,也許還正有數個、數十數百個類似的活動在其他地方或在線上進行著同樣的活動。這種非官方、非機構的自組織,當前已經形成了課改、教研的“第三種力量”,正悄然推動著區域教育的發展。

  應時而生:奮戰“最后一公里”

  整個上午在徐陽中學聽課后,該校校長與大家互動環節,諸位來學習的校長甚至“搶”話筒發言,把自己的困惑、疑難一股腦兒端出,希冀在眾多同行同道中找到解決方案。一位女校長一口氣提出了四五個具體問題,并求“逐個回答”,盡顯大家對課改過程中操作層面的“技術性渴求”。

  因為有需求、有動力,這種自覺學習、主動探求的精神,充溢在此類自組織的活動中。

  我們可以從近年來一個頗引人注目的現象說起:幾所江蘇、山東的課改名校每天都門庭若市,經年不衰地接待來自各方的參觀學習者。有的來觀摩課堂和學校管理,有的干脆來“跟崗實習”,或幾天或幾周,有關的研究會也相繼成立。除此之外,圍繞新課改的諸主題,在全國誕生了無數個大大小小的研究性自組織,大家聚合起來探討現象,探尋方法,探索出路。一位校長這樣解釋這一現象:“課改,說得多,做得也不少。但停留在理論層面、形式化的東西太多,可操作的手段、方法太少。所以大家在改革過程中,光低頭自己開墾道路是走不動、行不通的,所以要從先行者、同行者的足跡中找軌跡,借鑒可以少走彎路。”另一位校長則比喻說:“改革的目標和政策都已經很明確了,現在一線工作者感到迷茫的是‘最后一公里’怎么走。因為沒有現成的路,也不可能等到有百分之百科學的經驗時大家都‘齊步走’,所以相互學習、互相借鑒,是目前我們能找到的最好方式。”

  記者在一個名為“千校聯盟1號群”的qq群里,看到一份由海南農墾中學校長靳云奎起草的“告兄弟聯盟書”,其中的話很有代表性:“這個聯盟沒有行政指令,完全是想搞改革、搞創新的一群人集合;我們來自大江南北,人不分等,校不講級,也不論學術水平,只要有共同的理想和追求,就可以走到一起。在改革的路上,我們既會互相幫襯,也會彼此爭論,但從此不再孤單、寂寞!”

  草根探索:樸素的“實用主義”

  “為什么去了那些名校,看了激動,回來卻不動呢?”不少校長在分析這一現象時認為,這些課改的樣本有典型與非典型之分。非典型的無法移植,譬如那幾所名校的經驗沒人能復制;而典型的完全可以學習,所以大家應該交流起來。

  典型的,也是草根們各自探索的“接地氣”的實用經驗。如徐陽中學通過力推小組合作學習,使這所農村初中的學生德育和校園文化建設都面貌一新,學習成績也一路向上。而通過競聘從一所四星級高中校長并不華麗地“轉身”過來的校長王成兵,憑著勇氣和智慧實踐自己的教育理想,用“自創動作”把學校帶成了當地名校。此次蘇派課改聯盟的校長們就在這個教育現場集聚,帶著一線教師們反饋的困惑來分享推進小組合作學習中的小組建設、評價體系、小組文化等方面的經驗。

  一個地方進行的某項教育教學改革,大都經過了大量的實踐和研究,形成了成功的經驗;其他地方前去學習并結合自身實際將之移植到本地的改革之中,這種有人認為是“雜交優勢”、有人愿稱為“轉基因”式的創新方式,目前正在流行,也被證明是一種推進地方教育發展的“捷徑”。草根們在探索中更相信切口小、針對性強的實戰經驗,各類學校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學習樣本。如浙江安吉遞鋪鎮南北莊中學,雖然是一所全部接收外來務工人員子弟的學校,雖然教師平均年齡50歲,雖然整棟教學樓只有12個教室,但因其在小組合作學習研究中的特色,去年就接待了來自全國各地的130多所學校參觀取經。一些地方的優質學校也在“求經驗”的隊列中。如浙江桐鄉求是實驗中學已是當地數一數二的名校,但校長張國良覺得身處與同類學校升學率的惡性競爭中,師生拼得很苦而其他能力并沒有發展。他走出來找盟友們學習經驗,下決心要搞“著眼于學生成長”的改革。

  靳云奎校長將這些草根探索比作一支支筷子,而聯盟就是要讓“一把筷子折不斷”。

  借力發力:區域教育乘勢而上

  當下,區域間、學校間橫向的學習研究性自組織,或大或小地活躍著,成為地方教育發展的一種推力。

  浙江省安吉縣的教改是個鮮明的例證。該縣4年前開始由點到面推行以小組合作學習為標志的改革。過程中,就是靠著外面“大”聯盟和本地“小”聯盟一步步漸入佳境。一方面,“大”聯盟提供了多地的經驗信息;另一方面,縣內教改實驗校的校長包括局長結成了“小”聯盟,每周必聚集探討新情況新問題。“當改革進入到一定階段,我們想往前推卻難推動的時候,還是要依托聯盟,到別的學??純幢鶉嗽讜趺醋?,用來促動自己。”安吉縣教育局副局長蔡洪偉說。

  在四川宜賓翠屏區,區域內將中小學分出6個片區,每個片區都有研修聯組,有專門的工作經費支持這種“小”聯盟的研究。該區“最強的初中”8中校長孫志明,除了參加片區活動外,還經常要借力“大聯盟”,每次都是“準備充分后帶著一兩個濃縮的問題、帶幾位教師到外校學習”。

  蘇州市木瀆中學校長周先榮,形容學校的改革“靠自己的組織也靠上級組織”:該校先后派出了100人次左右的教師到進行同類改革的學校跟崗培訓,而后在教育局支持下要來“專供”的教研員,也要來特殊的政策進行改革,換來了教師成長、學校發展。

  “過去的教師培訓和教學研究是東請西請、東學西學,錢沒少扔,卻沒聽到什么響聲。實踐證明這種指向性明確的學習研究最有實效。”蔡洪偉認為。浙江省縉云縣教育局副局長吳麗明也有同感:“以前教師完成96學時的繼續教育是在被推著學,培訓太過于講究整齊劃一,而沒有考慮學校、個體需要什么。現在通過跟崗、研究等等方式,教師學習有了針對性也就有了積極性。”

 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基礎教育研究中心主任陳如平指出,各類聯盟等自組織,因其理念、機制、方式的創新而有別于傳統的學會、協會等組織,是校長、教師專業發展的一條有效途徑。他提醒,也要注意有些此類組織背離聯盟的初衷和意義、異化成培訓機構的問題。(記者 蘇婷 通訊員 姜正川)

  《中國教育報》2014年5月5日第6版


 

評 論 列 表
         
1
發 表 評 論  
 
作者 請先登錄  
評論內容:


    
·淮安市教育局 ·清河區教育局 ·清浦區教育局 ·淮陰區教育局 ·楚州區教育局 ·開發區教育局 ·洪澤縣教育局 ·盱眙縣教育局 ·漣水縣教育局 ·金湖縣教育局
 
版權所有:淮安網上家長學校 訪問量
客服電話: 15996165688 15996166628 83650667 投稿信箱: [email protected]
Power by 英超足球宝贝无遮挡图 www.dnisp.icu Copyright
版權所有:江蘇正欣和通信發展有限公司 英超足球宝贝无遮挡图
工信部管理系統查詢網址www.beian.miit.gov.cn

福建时时网 后三组选包胆是什么意思 财神爷pk10软件怎么样 360重庆时时彩 腾讯分分彩最赚钱打法 欢乐生肖走势图360 通比牛牛赢钱技巧 竟采比分网 赛车规律技巧 钱生钱最高境界方法 香港神算刘伯温六肖 福彩双色球复式投注表 钢蛋独胆双胆 腾讯分分计划软件苹果版 11运夺金计划软件 篮球投注